挖矿新闻/动态

俄罗斯提议禁止在住宅区进行加密货币挖矿

admin阅读(10)评论(0)

俄罗斯总统的咨询机构国务院能源委员会建议禁止在居民区铸造数字货币。据当地媒体报道,其成员认为该措施将减少火灾隐患。

这个想法是完全禁止在该国的公寓楼和住宅中生产加密货币,或者至少在俄罗斯能源短缺的部分地区。其中包括莫斯科和毗邻俄罗斯首都的莫斯科州。

与加密货币有关的活动是许多普通俄罗斯人的额外收入来源,尤其是在能够获得廉价电力的地方,但目前还没有受到监管。俄罗斯议会下议院国家杜马目前正在审查一项专门为此制定的法案。

Izvestia日报在一份报告中援引该委员会12月中旬举行的会议记录显示,能源专家还建议,联邦政府应授予地区当局对加密货币开采征收额外税款的权力。

国家杜马信息政策、信息技术和通信委员会成员Anton Tkachev认为,推动禁止在居民区和能源匮乏地区进行挖矿是合乎逻辑的举措,因为工业挖矿场已经消耗了大量能源。

他还强调,能源安全是一个尖锐的问题,特别是对于预算不足的小城镇而言,无法为能源系统和设施的适当维修和维护提供资金。立法者补充说,至于私人住宅,挖矿设备也有引起火灾的风险。

俄罗斯能源部支持对加密货币挖矿进行立法监管,并指出,正如俄罗斯能源公司所指出的那样,住宅区的配电网络并不能处理因家庭铸币而产生的过载。

伊尔库茨克州已经成为俄罗斯家庭挖矿的热点地区,因为居民利用全国最低的电价,为居民提供补贴,在地下室和车库建立了加密货币农场。据媒体报道,仅在 2022 年上半年,就在该地区发生 23 起火灾的地方发现了挖矿硬件。

比特币挖矿上市公司Blockstream表示已筹集1.25亿美元用于扩大比特币挖矿业务

admin阅读(37)评论(0)

区块链基础设施公司Blockstream Corporation Inc.周二表示,它通过可转换票据和担保贷款融资筹集了1.25亿美元,以扩大其比特币挖矿业务并满足对其所谓的“机构托管服务”的强劲需求。Kingsway Capital领投了可转换票据,这是一种可以转换为股权的短期债务形式,包括Fulgar Ventures在内的其他投资者也加入其中。

Blockstream总裁兼首席财务官Erik在一份声明中说:Blockstream于2021年8月完成了2.1亿美元的B轮融资,用于建设多个挖矿设施,最新的融资将帮助该公司“继续为未来的比特币经济建设基础设施”。

该公司表示,为矿工提供托管服务仍然是一个有弹性的细分市场,较少直接受到比特币价格波动和利润率收窄的影响。Blockstream还表示,它将扩大其可再生能源挖矿产品,并继续开发自己的比特币矿机。

比特币挖矿是一个过程,矿工通过解决复杂的密码方程来竞争验证区块链上的交易,并获得比特币补偿。

比特币价格从2021年11月创纪录的68789美元下跌65%,压缩了矿工的利润率。

上周,当决定验证区块链区块所需计算能力的比特币挖矿难度率达到37.59万亿的历史新高时,这些压力变得更加复杂。这一飙升是由于许多美国矿工在一场严重的冬季风暴中断电力供应并迫使许多矿工暂停运营后重新上线。

Core Scientific是美国最大的公开交易的加密货币挖矿公司之一,由于无法偿还设备租赁的债务融资,于12月下旬在德克萨斯州申请第11章破产保护。

比特币价格自年初以来已反弹超过35%,香港时间周三下午1点30分交易价格为22,648美元。

比特币矿工1Thash将其几乎所有的比特币发送到币安交易所

admin阅读(39)评论(0)

数据显示,一名中国矿工向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发送了近5600个比特币(BTC),价值约1.24亿美元,这可能被解读为出售所持资产的举动。

比特币矿工1Thash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系列交易中将几乎所有的比特币都发送给了币安,分析公司CryptoQuant标记了这些交易。按日交易量计算,币安是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加密货币交易员的传统看法是,大量BTC从矿工流入Binance等交易所是一个看跌信号,表明矿工可能准备出售BTC。这意味着最近的加密货币反弹可能已将价格推高至无法抗拒的水平,尤其是在最近几个月加密货币寒冬压缩了利润率的情况下。

根据CryptoQuant数据,1月17日和1月19日,1Thash分别转出2396和3336个BTC。

CryptoQuant的高级分析师Julio Moreno表示,1月19日转移的3336个BTC直接发送到Binance,而1月17日转移的2396BTC中有94%在登陆Binance之前存放在三个不同的钱包中。

这两天的转账是CryptoQuant追踪1Thash历史上最高的流出量,从2年半前的2020年7月开始。

CryptoQuant的数据显示,1Thash的资金流出使矿工的持有量降至零,而所有矿工的BTC储备余额降至一年来的最低水平,为183.7万枚。

1Thash的BTC资金流向币安之际,市值排名第一的加密货币比特币攀升至22000美元以上。

1Thash是一名“退休矿工”,Moreno补充道,因为该矿池在过去30天内只开采了两个区块。此外,Mempool开源项目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六个月中,1Thash仅开采了13个区块。

1Thash的大部分挖矿活动发生在2019年9月至2021年6月之间。在那段时间里,1Thash开采了4900多个区块,占其区块总数的99%。

2022年全国法院十大商事案件之挖矿案件

admin阅读(48)评论(0)

由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评选的2022年度全国法院十大商事案件今天推出。此次入选的十个商事案件,均为2022年度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已判决生效的具有重大社会影响和标志性意义的案件。

这十个案件分别为: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等应收账款质权人诉大唐系企业等应收账款质权纠纷系列案,巩义市嘉成能源有限公司与河南大有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定金合同纠纷案,胡兴瑞诉王刚买卖合同纠纷案,南京高科新浚成长一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诉房某某、梁某某等上市公司股份回购合同纠纷案,广东兴艺数字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诉张钜标等股东瑕疵出资纠纷案,张亚红诉陶军男、北京首创期货有限责任公司期货交易纠纷案,卫龙武诉北京中方信富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证券投资咨询纠纷案,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市分公司与青岛日联华波科技有限公司等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案,深圳市衣支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与讷河新恒阳生化制品有限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案,隆鑫系十七家公司重整案。

这十个案件展示了过去一年中,人民法院在商事审判中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坚持服务大局、司法为民、公正司法,平等保护商事主体的合法利益,优化营商环境等诸多领域所付出的努力,以及在充分发挥商事审判职能,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高水平司法服务和保障方面作出的积极贡献。

三、国家发布明确禁止“挖矿”活动的监管政策后,当事人签订的比特币“矿机”买卖合同应认定为违背公序良俗的无效合同

——胡兴瑞诉王刚买卖合同纠纷案

1.案情简介

2021年10月18日,胡兴瑞与王刚通过微信方式达成买卖协议:胡兴瑞向王刚购买三台神马M20S型机器,又名“矿机”,特指在网络上挖比特币的专用计算机设备。2021年10月19日,胡兴瑞通过微信、支付宝向王刚转款共计62220元。当天,胡兴瑞通过微信指定交货地点为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高家村4组45号、收货人为唐彪,同时王刚通过微信将上游卖家的货物快递单号发送给胡兴瑞。2021年10月23日,胡兴瑞以微信电话方式欲告知王刚机器无法使用,但最终没有联系上王刚,胡兴瑞随即对机器进行了拆机检查。2021年10月24日,胡兴瑞联系上王刚后将机器的测试视频、SN码及设备照片发送给王刚,要求协商处理。2021年10月25日之后,胡兴瑞无法再联系上王刚。胡兴瑞遂诉请解除合同并返还设备款。四川省乐山市井研县人民法院认定,双方就“矿机”买卖形成的合同无效,设备款和设备由双方互相返还。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2.专家点评(程啸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近年来,随着比特币的兴起,围绕比特币生产、交易等经济活动及其上下游、衍生业务活动产生的纠纷,大量出现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比特币等虚拟财产及相关经济活动,虽然监管部门近年来发布多份文件予以规制,但在法律层面没有明确规定。这也导致司法实务中对此类纠纷的裁判标准有所不一。2021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10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1部门发布《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活动。上述通知表明,对于事关国家金融管理制度、事关金融安全的虚拟货币相关活动,国家采取严格监管态度。市场主体如有违反,相关交易合同的效力应当依据《民法典》第153条第2款关于“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规定,给予否定性评价,并对各方权利义务作出妥善处理。
本案纠纷产生于比特币生产的上游“矿机”买卖环节,合同签订及履行均在2021年9月前述通知发布之后。审理法院对案涉买卖合同作出无效的认定,体现了人民法院维护国家金融管理秩序和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的鲜明态度,是司法护航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体现。


第一,本案体现了人民法院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积极作用。比特币不具有与我国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挖矿”活动产出的“成果”不是法定货币,也没有实际的价值支撑,虚拟货币生产、交易环节衍生的虚假资产、经营失败、投资炒作等多重风险突出,影响社会经济发展秩序,甚至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国家金融安全,有损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所以,国务院相关部门陆续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地位,禁止开展和参与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本案从比特币交易活动对国家经济社会秩序,尤其是金融秩序的影响出发,对相关交易行为作出否定性评价,将潜在的金融风险尽量化解在风险链条的前端,传达了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的司法态度。


第二,本案也是对《民法典》规定的生态文明原则的有力贯彻。《民法典》确立了生态文明原则,要求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有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司法审判应当对该原则在民事活动中的体现进行判断和引导,从个案中分析相关民事活动对资源、环境的危害程度、对他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有无损害等。本案中,买卖合同以“挖矿”为目的,而“挖矿”以电力资源、碳排放量为代价,对电力资源造成巨量浪费的同时,不利于我国产业结构优化、节能减排,与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不符,与公共利益相悖,应当作出否定性评价。


第三,本案对于对各类市场主体起到很好的价值引领和提示警醒作用。本案的判决,能够提示和引导从事经济活动的社会大众,其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体,既应遵守市场经济规则,亦应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树立起“生态文明”观念,共同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同时,也提示广大投资者,要自觉增强风险防范意识,谨防虚拟货币交易及相关活动风险,保护好自己的“钱袋子”。

加密货币挖矿股有望创至少一年来最佳月度表现,挖矿指数上涨了64%

admin阅读(65)评论(0)

期,比特币的反弹使加密货币挖矿概念股有望实现至少一年来的最佳月度表现,这为2022年重创该行业的债务和能源价格担忧提供了一些喘息机会。1月迄今为止,由20家公司组成的MVIS全球数字资产挖矿指数上涨了64%,超过了比特币28%的涨幅。这是自2021年底推出以来该指数表现最好的一个月,也与去年88%的跌幅形成鲜明对比。

Luxor Hashprice Index(该指标量化了矿工可以从特定数量的哈希率中获得多少收益)今年上涨了21%,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比特币价格上涨带来的更大回报。.

个股方面,Bitfarm股价在1月份的涨幅超过140%,而Marathon Digital(MARA.US)的涨幅超过120%。同期,Hive Blockchain(HIVE.US)也上涨了一倍多。

然而,挖矿概念股的飙升能持续多久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目前,比特币仍比2021年触及的近6.9万美元高点低约70%。不少资金紧张的矿商在繁荣时期大量举债扩张,并在去年数字资产暴跌中陷入困境后,正在减少贷款。

算力最大的比特币矿商Core Scientific于去年12月宣布破产。Riot Platforms(RIOT.US)和Bitfarms等公司去年也开始出售比特币储备,以提高流动性。

基金管理公司VanEck数字资产研究主管Matthew Sigel表示:“相比于试图在许多比特币上市股票中抄底,创办一家新的比特币挖矿企业似乎更有吸引力。”

Sigel表示,许多现有矿商的“巨额”债务水平,以及比特币挖矿设备价格的大幅下滑,都支持了他的观点。

就目前而言,加密货币等风险较高的资产在今年出现反弹,主要是因为市场押注随着通胀的降温,令人担忧的加息即将结束。但这种主流市场观点的任何转变都可能导致部分涨幅迅速逆转。

比特币在1月16日连续13天上涨后,周二在涨跌之间波动。截至发稿,这个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价格徘徊在21200美元附近。

BTC矿商Northern Data在2022年将其加密货币产量提高了315%

admin阅读(84)评论(0)

来自德国的高性能计算(HPC)解决方案的上市公司Northern Data(XETR:NB2)公布了其挖矿部门12月和2022年的比特币(BTC)生产数字。此外,该公司预测年收入在1.9-1.94亿欧元之间。

Northern Data促进了比特币生产

尽管12月是Nothern Data挖矿业务最糟糕的月份之一,仅生产了177个BTC,但2022年开采的比特币数量达到创纪录的2798个,同比增长315%。

根据周三发布的新闻稿,BTC挖矿业务的收入为7770万欧元。这家上市公司预计调整后的EBITDA为40-50欧元,2022财年收入约为1.9-1.94亿欧元。

“2022年的比特币挖矿受到比特币价格大幅下跌的挑战,尤其是在年中(1月1日至12月31日:-58%)。此外,能源价格和哈希率的极端上涨(1月1-12月31日:+164%)造成了进一步的下行压力。该公司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评论说:“尽管如此,Northern Data在这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成功地发展了其比特币挖矿业务,并且由于其高效的挖矿实践和结构良好的电力合同而持续盈利。”

是时候移动BTC挖矿设备了

与挖矿业的许多其他公司一样,12月被证明是Norther Data表现最差的月份之一。HPC供应商解释说,产量下降是由于欧洲能源价格高造成的,这影响了ASIC机器的停机时间。

因此,该公司目前正在努力将其专业挖矿设备迁移到能源价格更优惠的司法管辖区。它应该保证更好地利用生产能力,并允许公司每月生产多达350BTC。

“我们优先考虑通过转移投资来稳定我们的现金储备。通过这些措施,我们已经安全地开始了2023年,并且没有任何金融债务。同时我们削减了成本,即使比特币价格继续下跌,也能确保稳定运营。Northern Data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Aroosh Thillainathan表示:”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市场,期待着利用每一次危机带来的机会。“

相比之下,Northern Data在2022年4月份生产了324个BTC,这是2022年最好的一个月份。在2022年的其他月份,该公司未能突破300个BTC的大关。

缓慢的12月,但BTC矿工的2022年是好的

尽管12月的高能源价格和严冬导致生产放缓,但BTC矿工在整个2022年没有理由抱怨。至少在涉及到生产的加密货币的数量时是这样。

本周早些时候,另一家公开上市的加密矿业公司Argo Blockchain(纳斯达克股票代码:ARBK)发布了其2022年12月的运营更新,显示在德克萨斯州狄更斯县的Helios工厂停工期间,BTC产量大幅下降。但是,2022年的总体数字超过了2021年的产量。

HIVE Blockchain Technologies显示,去年BTC产量增加了18%,达到4752个BTC,而Bitfarms开采了5167个BTC,同比增长49.6%。尽管产量更高,但收入却急剧下降。据Finance Magnates Intelligence报道,2022年加密矿工的利润比创纪录的2021年低60亿美元。

震惊!原市委书记用16万台矿机狂挖比特币,用掉全市10%的电量

admin阅读(119)评论(0)

江西抚州原市委书记用16万台矿机挖矿,用掉全市10%电量。

最近,央视新闻报道了很多贪官落马后采访的视频。其中江西抚州原市委书记肖毅在任职期间与福州市九木集团创世纪公司狼狈为奸

表面上这家公司是在搞大数据,搞什么云计算。实际上是在用十六万台矿机,在那挖矿。就是挖比特币那些虚拟货币。

而且这个公司门口,常年停放着几十辆的豪车。最便宜的也是几百万的法拉利。什么劳斯莱斯在那都是家常便饭。甚至交警看到了, 都不敢去管。

光是2017-2020年,创世纪公司挖矿电量就占到了福州全市用电量的10%。平均每一台矿机,一年就要用掉六千多元的电费。这个电费,可以说是一个电器比较多的家庭,一整年的用量。

对于自己所犯下的罪,肖毅也是非常的后悔。他很自责,一直表示自己是抚州的罪人。

据知情人透露,肖毅在任期间疑似收受贿赂超过8000枚比特币。按照市值计算,超过22亿元人民币。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此说法未尽证实。

为什么领导贪腐也跑去挖币,这和中国当初整体的挖币氛围有着很大的关系。

早在2013年,全球领先的数字货币矿机厂商比特大陆便在中国成立,开启了挖矿生涯。

在2018年巅峰时,中国的比特币矿场拥有的算力,已经占到了全球的70%。

当时,比特大陆旗下的BTC.com(24.04%)和AntPool(15.11%)两个矿池的全网算力百分占比名列第一第二位,总和就已经达到了39.15%。而ViaBTC(13.14%)、BTC.top(9.58%)、F2Pool(5.53%)等也都是来自中国的矿池运营公司。

可见,中国矿场之多,也难怪连市领导贪污,也要挖矿了。

这些“比特币矿山”的选址一般会在我国西部和东北部,例如内蒙古、四川、新疆等省份,主要是因为这里有非常廉价的电力,而且低密度的人口和寒冷的气候,对解决矿机噪音和散热问题有先天优势。

早几年,一些国外的资本就看中了四川这块风水宝地,澳洲当地媒体就报道过3个澳籍华人小哥来四川康定,扎根大山深处“挖矿”的新闻。

当地水资源丰富,在丰水期时电力用不完,一些小型水电站,甚至包括电力公司,他们提供电力,矿工们提供设备和技术,形成双赢合作。

当四川进入枯水期,电费会比丰水期时贵一倍,这时候矿场就会“迁徙”到新疆、内蒙古等地。
比如,内蒙古鄂尔多斯某比特币矿场,号称全地球最大的比特币矿场之一,年上缴电费达1亿人民币。

这个矿场的电力消耗量是惊人的,看看用来运行整个矿场的电缆长什么样吧,直接把采访记者给吓尿了,矿场经营者告诉记者说他们至少使用了15根这样的电缆。

在2021年5月,国内掀起了一场严厉打击比特币挖矿的行动,内蒙古、四川、新疆等多个省份下文要求立即停止虚拟货币挖矿。

全国各地挖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矿机们,被集体断电,挖矿的时代正式宣告终结。

但没想到,在江西的抚州市,层层保护伞下,还藏着如此巨大的一个虚拟货币矿场。

2021年12月,肖毅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22年1月,以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提起公诉,法庭将择期审理。

HIVE Blockchain比特币产量增加,2022年开采了4752个BTC

admin阅读(91)评论(0)

与2021年相比,BTC产量增加了18%。HIVE利用当前的加密货币熊市来投资打折的挖矿设备。

HIVE Blockchain Technologies(HIVE),一家公开上市的加密货币挖矿公司报告了其年度比特币(BTC)产量统计数据,显示增长了18%,达到4752个BTC。然而,该公司强调,在漫长的加密货币寒冬中,挖矿难度越来越大,盈利能力不断下降。

HIVE Blockchain Technologies总结2022年挖矿成果

根据新闻稿,HIVE去年生产了4032BTC。尽管增幅被描述为“适度”,但该公司指出,过去12个月的挖矿难度已大幅跃升了46%。因此,如果该公司保持其挖矿潜力不变,则开采的BTC数量将下降近两倍。

“尽管如此,随着HIVE的全球ASIC和GPU矿机队伍的扩大,HIVE用绿色能源开采的加密货币的产出,超过了比特币网络难度的增加。”该公司在新闻稿中评论道。

为了应对日益增加的挖矿难度以及BTC价格下跌显着降低盈利能力,HIVE正在投资新的挖矿设备。2022年,公司收购了3570台比特大陆 S19j Pro矿机和1879台HIVE BuzzMiner。

12月,该矿机的生产潜力达到2.06 Exahash的BTC Hashrate。

HIVE区块链的12月数据

除了全年的数据外,HIVE Blockchain还发布了12月份的单独统计数据。2022年12月,该公司生产了213.8个BTC,平均每个Exahash生产113.2BTC。

此外,该公司通过其能源价格对冲策略赚取了315万美元。就2022年12月的BTC平均价格而言,平衡能源网络的收入相当于开采约184个比特币。

HIVE的保险库中有2348个BTC,目前价值3800万美元。上个季度,该公司出售了部分库存,以增加现金储备,并在熊市期间为部分投资提供资金。

HIVE执行主席Frank Holmes表示:“我们看到了在这个低迷的市场中扩张的绝佳机会,ASIC价格下跌近90%,而比特币价格下跌约70%。”

另一家BTC产量增加的公司

上个星期,另一家上市公司Bitfarms公布了2022年的比特币生产数据。在2022年全年,开采的BTC数量达到5167个,与2021年报告的3453个相比,增长了49.6%。

尽管这家公开上市的矿工能够大幅提高其比特币产量,但2022年的整体财务状况似乎有所恶化。由于BTC价格下跌和挖矿难度增加,这个问题影响了整个行业。

矿业受到BTC价格大幅下跌的影响,2022年收入下降37.5%至95.5亿美元。这个数字比破纪录的2021年减少了60亿美元。

XinFin Foundation的高级顾问Doug Brooks评论说:“现在的矿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有些甚至是上市公司,由于底池规模有限,因此每个矿工的赏金都更少了。”

为寻政绩梦上演荒唐戏,这位书记力捧“挖矿”企业成“数字经济”名片

admin阅读(89)评论(0)

四集电视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第二集《政治监督》,1月8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晚8点档播出。

肖毅,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曾任江西省抚州市委书记。2020年10月,中央巡视组进驻江西省开展巡视期间,收到不少关于肖毅的问题线索,反映他在抚州主抓的一些项目,可能存在背离新发展理念、以及借此谋取私利的违纪违法问题。

肖毅在任期间,将位于抚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九木集团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奉为抚州市“数字经济”产业的一张“名片”,对外宣扬它是搞“大数据”“云计算”的高新科技公司。然而,肖毅其实明知这张“名片”严重名不符实,该企业真正从事的是虚拟货币计算生产业务,俗称“挖矿”,也就是在互联网上“挖掘”虚拟货币。

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 曾任抚州市委书记 肖毅:我知道他会“挖矿”,他进来的时候,当时2018年虚拟货币下跌,他就跟我说他要转型,2019年虚拟货币又上去,他基本上就没有按照他说的转型,就一门心思在“挖矿”。

九木集团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 林庆星:我也告诉他了,我们公司是有“挖矿”业务的。数字经济需要这样一个成果来当作政绩,我们需要一张名片,抚州也需要一张名片。

“挖矿”需要耗费大量电力,并带来大量二氧化碳排放和电子垃圾生成,高耗能、高排放的同时,对解决就业、产业发展和科技进步的贡献度却很低。此外,虚拟货币也有可能成为一些非法交易逃避监管的工具,还有可能危害金融安全。然而,这样一家企业,竟然得到了肖毅的包庇甚至力捧。

从2018年开始,国家明确要求各地政府引导“挖矿”企业有序退出,之后进一步明令禁止以任何名义发展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肖毅对国家政策十分明了,却仍心怀侥幸,妄图瞒天过海,授意林庆星公司在有人来参观检查时,“表演”一些其他业务。

林庆星:他会说,领导过来不要讲“挖矿”的事情,会交代我,“矿机”换个操作系统就运行人工智能了嘛,切换个程序不就好了,就像你运行QQ的给关了,运行微信不就好了吗?

创世纪公司约有16万台“矿机”每天运行,从2017年到2020年,这一家公司的用电量就占到抚州全市用电总量的10%。为掩盖真实情况,肖毅授意有关部门虚构统计专报和调整用电分类。他还违规要求为该公司提供财政补贴,违规推动政府机关为该公司提供担保、贷款等融资支持达24亿余元人民币,帮助该公司在高新区新建了数据中心大楼。

肖毅:给了土地资源,给了财政补贴,给了信贷资金上的支持,动员一些资源去支持国家限制发展的产业,这个给国家带来了重大的损失,现在想起来也很痛心。

抚州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明代著名剧作家汤显祖是这座城市标志性的文化名人,抚州人形容自己的家乡是“一座有梦有戏的城市”。然而,肖毅主政抚州期间,做的却是自己虚幻的政绩梦,也因此才上演了支持“挖矿”企业的荒唐戏。

除了违纪问题,肖毅还被查出利用职权,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工程承揽、项目开发等方面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上亿元。2021年12月,其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22年1月,以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提起公诉,法庭将择期审理。

伊朗法院下令释放扣押的加密挖矿设备

admin阅读(172)评论(0)

伊朗当局在过去两年中扣押了大量加密货币挖矿设备,理由是冬季对电网造成压力。现在,法院下令释放之前作为节约能源措施而被没收的加密挖矿设备。

自2021年以来,由于迫在眉睫的电力短缺问题,伊朗国有财产收集和销售组织(OCSSOP)扣押了经过授权和未经授权的挖矿设备。然而,当局在冬天改变了主意,因为他们下令释放扣押的设备。正如伊朗经济事务和财政部负责人Abdolmajid Eshtehadi所解释的那样:

“目前约有15万台加密货币挖矿设备被OCSSOP扣押,其中很大一部分将在司法裁决后被释放。机器已经被归还。”

然而,Eshtehadi认为,最近释放的挖矿设备可能会给该国的能源网增加压力。他建议,伊朗发电和输电公司(TAVANIR)必须提出硬件的使用计划,以避免对国家电网系统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早在2022年6月,伊朗就不得不切断合法挖矿公司的电力供应,因为在用电高峰期,该国的用电量创下了62500兆瓦(MW)的历史新高。当时,伊朗曾经占到全球比特币算力的0.12%。

当考虑到最近的法律对非法使用补贴能源进行加密货币挖矿的行为进行罚款时,伊朗的能源问题变得很明显。

另一方面,总部位于丹佛的Crusoe Energy旨在帮助富含天然气的中东国家阿曼减少天然气燃烧——与石油开采相关的天然气燃烧。

Crusoe Energy宣布计划在阿曼马斯喀特开展一个试点项目,将天然气燃烧能源重新用于为挖矿计算机提供动力。这一举措将有助于阿曼到2030年实现零天然气燃烧的目标。

登录

忘记密码 ?